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没有风景的风景  

2008-11-02 22:05:32|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风景的风景

文/九歌啊

从康保县城出来,往西南方向行走,我们就上了去往邓油坊镇的乡间公路。说是乡间公路,其实也是县级公路。公路不太宽但很平坦。我想在坝上修公路费用不是太高的,因为整个坝上给我的印象就是平整,只要标好路线就可以施工。况且我们所走的路线,还是一条早年的旧道。同车的海山兄说,当年这是一条沙石路,那时去康保县城走的就是这条公路。从他参军离开家乡,一直到现在,已经十几年没有走这条路了。十几年的变化在历史的长河里只是瞬间的事情,而对于一个人来讲,重新走一走当年走过的路,这十几年的时间心里能生多少感慨啊!李兄也说,当年他在新民堡下乡的时候,晚上到县城看电影就是走的这条公路。夜晚的坝上,天空辽远,繁星闪烁。公路二边的树林送来阵阵清风,清风吹拂在一群十七八岁的青年人的脸上。那是一群去往县城看电影的知青,他们走在路上,谈论着什么?是他们的理想与梦想吗?我想不是,或许他们所说的是怎样通过各种途径快点返回城去,他们的梦想究竟是什么?在这广阔的天地间难道真的是大有可为吗?一代人的梦,是由伟人的一句号召产生的。多年以后,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反思曾经有过的梦,在那火红有年代…… 

思宇兄开着车。他说路二边的树林仿佛永远是这么高,多少年了也没有见过这树林长高过。在他的记忆里这是一片长不高的树林,几十年的成长依旧如昨。或许这正是坝上缺水最真实的写照吧。接近新民堡时,我们看到一片湖泊。李兄指着湖泊说,快看,当年我们中午的时候,就在这湖里游泳,那时的湖面很宽阔的,现在就只剩下这么一点水了。初冬的阳光照耀在湖面,微风吹动着湖面泛着金色的涟漪。湖中有四五只野鸭子在戏水,它们时而在湖面上流动,时而将头扎进水里,时而相互低语在一起。一棵通讯电杆在湖面不远处静立着,接近村子的湖面上,映着村子里的房屋。新民堡安静极了,路上看不到一位行人,只有那红色的砖瓦房在初冬的阳光中泛着耀眼的光芒。李兄回忆着当年村子里的房屋,透过车窗,他指着那片新盖起的房屋说,当年的大队部就在那里,我们知青住的房子没有了。唉,都盖了房子了……一声叹息,几多无奈。

从新民堡村出来后,车子又沿着那条公路往前奔跑着。没有树林的地方,可以看到大片黑色的土地,那些土地留着高高的莜麦茬子,莜麦茬是金色的,它们一直顺着土地往前沿伸着,消失到我们目力所不及的地方。这是秋天在坝上留下的唯一证据。公路二边的树叶,早已飞落。昨夜一场小雪留下的残雪粘附在地埂边。黑色的土地,白色的雪花,将是坝上一个季节的色彩。虽说有些单调,但确是这般的真实。看到这些色彩我就想到阴阳鱼。在那旋转的八卦图内,世界永远都呈现出无法预知的变化,一如这广阔的天宇下,那纵横无垠的土地。远处的山是青灰色的。海山兄说了一句那山的名字,我没有记住,我只是记下了那如林的风车,在高高的山上迎着风旋转着。这几年,风力发电站在坝上建的很多,其实这样的电站应该多建一些的,我想那旋转的风翼不正是飞翔的翅膀吗?公路二边没有村庄的时候,目力所及的地方除了树就是土地,以及远处起伏的丘陵。没有丘陵阻止目光的时候,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脉,山很矮,像天边的一段围墙。很长时间,我才看到一群羊,那些羊像一块又一块石头雕塑,灰白色的,更似一个又一个小板登。它们低着头,在啃食着地上留下的枯叶。这些枯叶正是大地的产物,大地就是这般的无私。它们不需要人类的任何回报,只是默默的奉献,然而人类确又是那么的不懂事。在大地的身上到处施用有害于它的化学农药。人类的科学进步,是不是对土地是一种伤害呢?我无法知道。但我知道,近几年地下水是急骤下降的,许多河流断流了,许多水库没水了。其实从我个人的情感上来说,我是反对修建水库的,一座水库的修成,意味着对一条河流自然生态的破坏。远的不说,就拿宣化的柳川河来说,昔日的柳川河,曾经波涛汹涌,水季过去之后,十几里长的河岸上,柳叶青绿。月出东山,水中便有了天上的月亮,晚风轻吹,柳丝拂碎水中明月,满河流淌的是银色的月光……那种宁静,至美的景色,也曾是宣化八景之一的柳川晓月。如今呢?只有一道长满庄稼的河床,破烂不堪!河水什么时候断流的?谁的记忆里也没有存下那确定的日期。柳川河的断流与它上游修建的盘肠河水库有着绝对的关系。大地上的河流是养育人类与一切世上的生灵的,人为的工程虽说在短期会有经济上的效益,但以长远的目光来看,它带给人的后患是无法估量的。

许多时候与农民们聊天,他们都说土地板结了。细追这板结的原因,都是因为施用了化肥的结果。那些农家有机肥似乎在很多地方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原因是施用了它们之后,产量上不去,没有产量的土地就没有经济收入,人是要吃要喝的,这么一片土地上生存了十几亿人,这着实的让人头疼。人就是处于这种矛盾中生存的。大量的施用化肥使土地板结了,大量的喷施农药虽说杀死了害虫,但也杀死了对于庄稼有好处的益虫。自然界的生物链,就是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损坏了。我不止一次听思宇兄说过,小时候,只要天阴下雨,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小青蛙从河里跳出来,浩浩荡荡的迁移。而现在这样壮观的场景看不到了。我想这些青蛙的消失与河流的消失有关,与人类使用农药化肥有着直接的关系…… 

连绵起伏的土地,养育了这一方的民众。很快那些羊儿就从我视线里消失了……再一次进入我视线里的是一些路边的村庄,打粮场。粮场上堆满了莜麦秸,一只牛在大堆的莜麦秸垛前吃着。不远处停放着一辆拖拉机,车厢里装满了莜麦秸,我想这些莜麦秸拉回去后,将是一家人的烧柴或是一些生灵一冬的粮食……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