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走进邓油坊  

2008-11-09 05:22:06|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邓油坊

 文/九歌啊

 

进入邓油坊镇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个小镇。初冬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暖暖的。邓油坊镇与北方许多的小镇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一条长街,路两边是一些嵌着白瓷砖的门脸房。农村信用社、超市、百货、饭店、粮店、门诊、电气焊、修车补胎、卖摩托车的,可以说一个小镇上应有的一些店铺都有了。长街上还装有路灯,只是那些架在空中的电线,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在许多地方,我都见过类似的蜘蛛网线,在宣化挺美的一条大街上,抬头除了林立的大楼外,就是那些晃眼的玻璃与乱糟糟的电线了。我不知道其它城市是不是这样的状况。

街上行走的人,大多数是本地的农民,他们衣着朴素,脸面微黑而发红,一看到这样的脸,就会想到或许这是高原强烈的紫外线造成的结果吧。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位中年人,拉着一车树叶子,车后一个女人帮他推着车。车上的编织袋子上插着一个竹条耙子,这种搂柴禾树叶的耙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女人的身后跟着一个梳羊角辫儿的小女孩儿,她穿着粉色的外罩,她的脸红红的像一枚熟透的苹果。

穿过十字路口,一家精品鞋店的门前打扫的开开净净,摆放着一张折叠钢丝床,床上放着各式颜色的毛绒拖鞋。两个小女孩子,每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根雪糕,从鞋店的门前走过。这样的天气,还吃雪糕,真为她们的肚子担心。沿街道往里行走,我们似乎走进了小镇的内部核心。一家批发布匹的商户,将塑制的人造革一卷一卷的挂在门前,人造革上的花色图案十分的醒目耀眼。我知道这些人造革是替换过去芦苇编织的炕席的。因为我曾在许多农户的家中看到过。店前那巨大的广告牌子上,写着:批发日杂百货、棉布、白布、寿衣。广告牌下是店家的电话号码,车子一晃而过,我没有看清。车子过去之后,我感觉这广告牌子,做的很有意思。人活着吃喝拉杂,这家店把生意全做了,而且人死后的生意,他也做了。这样的老板你不能不说他精明。路边的电杆上,悬挂着灯箱式广告。我想在夜晚,这小镇也一灯火辉煌的,虽说比不了县城繁华热闹,但它也是这方圆几十里的政治文化的中心,镇政府就驻在邓油坊镇上。路边一辆长途汽车停在那里,车顶上站着两个人,他们卸着行李或是货物。车下站着几个人,仰着头与车上的人对着话。我想他们一定是外出打工返乡回来的农民,或是经营生意的人。

车子在一家粮库的大院子里停了下来了。我们一下车,就有好几个老乡围了上来。那些老乡在年少的时候,都曾与思宇兄,海山兄、邓兄他们玩过。若干年后,再次相见,显得格外的亲切。院子里停着一辆小马车,许多人走来走去的。我听邓兄说,这里炒莜麦呢,炒好的莜面就送进磨面坊,磨莜面了。闲说了一会后,我们就向后面的粮库走去。粮库早已荒废了,许多粮仓的门窗都已经被拆毁了,若大的院子显得破烂不堪的。听他们说,从前这个粮仓是很热闹的地方,小时候在这里捉着迷藏,打土仗。我沿着那些废弃的粮仓转了一圈,那些粮仓建的很有特点。一座座的像蒙古包,每一个粮仓上都有一个像张大嘴巴的小门,在小门的背后,就是一个小窗子,想必那是用来通风的。下午四点多的阳光,照在这片粮仓上,阳光是如此的强烈,给这灰白色的粮仓镀上了一道又一道金色的光泽。那光泽是柔和的深重的,使这破旧的粮仓在此时又一次展现了昔日的辉煌。站地那里我注视着那些光影,它们退去的速度是极快的,粮仓像是从退潮的水面上浮出来的一般,一种难言的寂寞轻轻的掠过我的心头。落日下的粮仓像一幅静物油画,透过这幅画你可以展开你的想像,去领略这群无言的粮仓对你内心的触动。民以食为天!这么多的粮仓无不在彰显着一个时代的烙印,或许有很多人还记得那句话,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听思宇兄说,在他小时候,村后的那条河,很宽很长,河岸的水草很茂密。可是我今天见到的那条河,已经细若游丝了,我想在不远的日子里,那条河会成为人们记忆里的河流的。走出邓油坊的时候,他对我们说,从前这里有一片淖儿,水很深,从淖儿的这边到对岸要走很长的时间。现在这片淖儿已经干涸了,一大片挺拨的杨树林在原来的淖儿底处生长着。思宇兄写过许多篇散文,都曾记录过那片淖儿,淖儿里有他孩提时的快乐,也有他人近中年的忧伤。至今他还称湖泊为淖儿,淖儿是蒙古语的译音,意思就是湖泊。

在古代,蒙古族是逐水草而迁徙的游牧民族。一千多年以前,这里的水草一定是丰盈的,要不然他们的马蹄为什么要踏过金长城呢?或许那时还没有邓油坊这个村落,随着水草的萎缩,游牧民族无法以放牧为生了,在转为以农耕生活以后,这里才有人依水而居,开垦土地,慢慢的有了这个村落。起初是一家姓邓的人氏,在这里以榨油为生,后来聚集的人多了,这个村子就以邓氏的姓命名了。邓兄就是邓氏的后裔……

                                                                                                                                  2008.11.02

网易、博客、原创、九歌啊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