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散文]金河口  

2008-06-22 00:55:02|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河口

文/九歌啊

 

 人们常说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小五台的金河便是一个很好的印证。还没有走进小五台山里的时候,就听到流水的声音,那声音哗啦啦的像风吹着树上的叶子,水清亮的如一块镜子,能见到水底的彩石也能映清看水人的脸。走一段那水流的声音又是瓮声瓮气的像木轮马车辗过楼顶,骨碌碌的。细看,原来那水成了地下水。水流在渠里,渠上村民们盖上了水泥板子,听说山脚下金河口村的人就吃这水。沿金河一直走,没多远就到了小五台山的入口,那入口也叫金河口。这条河的名字起的富贵,如果这满河里都流的是金子,那么金子也就不值什么钱了,物总是以稀少为贵的。越少的东西人越珍惜越想得到,没见过谁去珍惜满山的石头的,因为那太容易得到了。

 进了金河口貌似山寨的门,一路上就随着金河水起伏而盘升。金河水像一把软软的刀子将小五台山一劈二半,左半的山势陡峭峻拨,右半的山体危耸入云,花儿可以争奇斗妍,山也可相互争高斗险。二山相争好了游人的眼睛,也惊动了游人的心境,蔚县还有如此的险山仙境,为往日里小看了蔚县而悄悄脸红,这是当地人的心态。而来自北京的游人满嘴的京腔京韵,那音调在山谷间流转跌碎后就与金河水一起流走不留一点的痕迹。抬头时天只有一指宽,那仄细的天蓝的耀眼,偶有白云飘过也是眨眼的事情,看久了好像山在移动,低头时方才知道那是一种头晕和错觉。不再看天时,水中忽然有一黑影闪过,以为是鱼,细找不见踪影,再看天时,一只鸟飞过山顶,那水中的黑影便有了答案不是鱼是飞鸟的影子。想再看一看有没有飞鸟时,一抬头确看到石壁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三个大字,一线天。什么时候写的,那油漆好似还没有干了,走过去用手一摸,字是湿的,但手上并没有沾上红油漆,原来是金河流淌时溅起的水点洇湿了字迹,难怪那三个字鲜艳夺目呢。沿水流的方向就是上山的方向,山中无路,一些简易的路是沿着河床修筑的,人一会在左岸走,一眨眼又跳到了右岸,像穿梭于缺口上的针线。不大的石头成了人们过河的简易桥梁,踩着石头先试探性的点几下,石头稳了方才踏上去。人就是这样的小心,走过那么多的人了我也没有看到因石头不稳而跌进水里的,往往是因为人的胆小心慌无底而落水的。此处河水不深最多一尺,宽阔时水流平缓,河中的彩石一览尽收眼底,那七彩的石头在水中熠熠发光,耀人眼目,有时真的像看到一块金子,再看又成了石头,原来那是天上的太阳在捉弄人们的眼睛,戏弄人们贪财的心。试想真的有了金子还能轮到你去捡拾啊。放下薰心的利益,细致的观山看水与自然融和一起才是快乐的真谛。此处便是七彩石潭的景点了。

 沿金河往山里走,踩着一块又一块的石头,丈量着金河的宽窄,宽处二山距离相远,窄处二山相峙,一条金河分二山,立左岸欣赏水中右山美景,伫右岸察水中左山风光,确又是二山美景溶一河,那景致美得,感觉是少生了双眼睛。窄处的水流湍急遇石生花,遇崖飞瀑,飞溅起的水雾溥如轻沙细质如绸,人在雾里穿行笑声在流水中飞落,深潭处水不在流动一如高深的道人,浅溪边流水哗哗似山的音韵,又似喋喋不休的长舌小妇,不尽的哀怨似乎终生在诉说下去。转一个山弯一块如房子般大小的石头,突兀而至,这样大的石头是从何而来,看看石头背后的山,没有一个缺口,葱葱的灌木覆盖了巨石滚落的痕迹,想必它在这里已有上千年的时间了。石头上赫然刻着“镇妖石”三个大字,这小五台山里真的有妖吗?青青的山绿绿的水,仄耳细听鸟鸣啾啾,提鼻深吸轻风携香。人喜欢这美好的自然,那么妖也喜欢,看来是美的无论什么人与妖都喜欢,妖的鉴赏水准似乎要比人高了许多,即是有妖,也不必用此巨石镇住,那石头真如泰山石的作用了。走过“镇妖石”听到流水的声音陡然增大,原以为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急步赶去,但见一瀑布从高高的山上飞流而下,那轰然的流水声音,在山谷间回荡。细弱的水也能造出如此的动静,看来我还是不识水性的。瀑布下许多的游人在戏水玩耍,那穿粉衣的女子像是水中移动的一朵荷花,穿白连衣裙的女子,长发随瀑布飘动,竟然有些仙女的味道了。如此的美景再加上如此的人,我就想倘若她们真的是天外来客,在此沐浴我也会将她们的衣服拿走,以此演义一场爱情故事,哪怕故事的结局落入俗套,似乎我也需要这一份等了千年的艳遇。

 过瀑布后没走多远,河床宽阔起来,河里的石头也增加了许多。水遇石而绕行,缠着石头的腰身轻缓而去,山也不再高耸奇险,目力所以只是更远的山峦隐在绿色的雾霭里,金河成了一幅透视画,那透视的源点消失于远处的山里。路边一个木牌上指示着金河寺,塔林的方向,金河寺在哪里,塔林又在何方?一条从河床修往山顶的路,吸引了我的眼睛,那路面是褐色的,像野山鸡身上的毛色,沿修好的路往山上走,稍高一些就看到隐于林中的塔尖。越接近塔越清晰塔也越高。如果这里称为塔林似乎有些牵强,我只看到一座五层高的塔,别的再也看不到了,按塔边的说明文字解说,这里原来是塔林,那些塔毁于文革时期。塔林现在没有了,只留下一座,更显的有些孤绝的美,遍野的林木郁郁葱葱只有这塔身的色泽与其相反,能不说这是一种美吗?那幽深的禅意随山风不着痕迹的流出,立于山间的我,似乎一下子有了顿悟,对此山此水油生感激。转身再望山下的金河,金河没有了踪迹,河床里堆满的是石头是一片一片葱葱的绿。沿着绿色的河床往山里看,金河被正在重新修建的金河寺隐藏了。而在河上行走、跳跃的游人,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另一道风景。

后记:前二日,与朋友们去了一趟小五台山的金河口。回来以后,北海南山兄在喝酒时问我,怎么不写一篇文章呢?我忘记了当时怎么和他说的话了,只记得我说,写了,那是去年写的。小五台的景色就是这般,再让我写新的感觉,我恐怕现在写不出来。因为回来后,我在博客上没有记下文字,更多的我记在心里。或许有一日我再写小五台金河口时,我会以这次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贴上一篇旧文,对北海南山兄也是一份交待,更需要的是朋友们的批评指正。此篇收入我的散文集《岁月难留》一书中。

                2007年8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