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小米呀,小米  

2008-06-27 19:22:59|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米呀,小米

文/九歌啊

晚上与朋友在一起吃饭,吃了一道菜,那菜做的很特别,原料就是小米和鸡蛋。说白了就是蛋炒饭。在我的印象中,蛋炒饭是用鸡蛋与大米做出来的,第一次吃小米饭做的蛋炒饭也很新鲜,就多吃了几口。人的胃是有记忆的,小时吃过的饭,多年以后再遇到,还会想起当时的滋味,小米饭就是我记忆中一部分。但小时候我没有吃过用鸡蛋炒的小米饭,只是吃过小米捞饭与焖饭。一碗小米饭盛在蓝边的花磁碗里,在就上酸菜豆腐粉条肉熬成的大菜,那味道特别的香。

在塞北,小米没有去皮之前叫谷子,属五谷类的一种,与南方的稻谷是不同的。去了皮的谷子就是小米。说是小米,也名符其实,因为它的米粒也不过一毫米大小;金黄金黄的,圆圆的像个小太阳。塞北土地贫瘠,干旱。谷子似乎是不怕这些,这一点很像那些塞北的汉子。春天人们翻耕土地,一场连绵的雨水过后,人们开始种地。他们用耧,播种谷子。摇耧的人是要有些技术的。摇的太重,用的种子就会多,也是一种浪费,几天以后,垄沟里长出来的谷苗就稠密,细弱;摇得轻了,垄沟里长出来的谷苗就稀,那稀啦啦的谷苗长不过野草,用不了几天就晃了苗;摇得好的即不轻也不重,垄沟里长出来的谷苗适中,远远的望去绿茵茵的,让人怎么看怎么舒服。会摇耧的人,在乡村是敢说大话的人,是让人敬仰不能得罪的人。前边的人摇耧,后边就跟着一位拉礅子的,所说的礅子就是用石头凿出来的石头轱辘,在一根圆木上并排的放上三个石头轱辘,跟着摇耧人的屁股后边,把摇下的垄沟压上二遍。一来保护水气,防止风干;二来将那些没有整碎的土磕垃压碎,以便谷子那弱小的芽儿能顺利破土。播种完毕之后,人们可以松口气,地是种下去了,人的希望也从心中升起来了。于是,人们又开始关心起天气,盼着能下一场透雨。年年岁岁都是如此。谷子经过七八天的孕育生长,忽然有一天,那些谷苗破土而出了,只是几天的时间,地里的苗儿就青了,像刚刚降临的婴儿那么招人喜爱。谷苗长到二寸高,在它座下根之后,就进入锄地的阶段了。并不是所有的苗都能留下,锄地的人,在众多的谷苗里,选最壮的留下来,它们的间距相差也不过半尺远,头遍地锄过之后,稍稍的能休息几天,这时如果天能下雨,那就意味着今年的年景不错,没有雨下,人们照样的锄地。人们说锄头上有雨呢,至今我也没有搞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第三遍是耧地,就是用把柄很长的锄头,最后一次给谷子的根部培土。此时的培土主要是怕夏季的雨与风暴将谷子吹倒,因为入夏以后,所下的雨并不像春天的雨那样的温顺,有时它歹毒的像一个内心残疾的恶人。这时的谷子长得很高,像是一个人进入了青年时期。经过几场雨之后,天气也由热转凉,进入秋天之后,谷子拨节抽穗,阳光充足,风调雨顺。夜晚走过谷地,你会听到那噼噼叭叭的响声,那正是谷子生长的声音。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谷子的种子在灌浆之后,开始垂下它们仰起的头,此时他们谦虚的像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在经过半个多月的阳光照耀,谷子的叶子由绿变黄,谷穗也渐渐的变黄,在风中它们缓慢的摇动着身子,像一位年老的长者,更似一位即将临产的孕妇。进入中秋之后,开镰了。这是一年中最为喜庆的日子,所有的付出,今天有了回报。大地就是如此将深重的恩,回报勤劳的人。一个又一个谷子,倒在地上,它们被人们装上马车,运入粮场。晒上两天后,切谷子的女人把谷穗切下来,那是一种很欢快的劳动场面。成堆的谷穗在平坦的粮场上摊开,骡子拉着碌碡碾过它们,几遍过后,人们再用木锨在风中将它们扬起来,风吹去秕谷,留下的就是人们需要的谷子。谷子堆进粮仓后,劳做了一年土地开始冬眠。人们也开始在这一个漫长的冬季里,打上烧酒,坐在那热炕头前,喝酒、聊天、吹牛、骂老婆、赌博、唱梆子戏……家里没得吃了,就去粮囤里灌上一袋子谷子,把皮碾掉,小米留下人吃,谷糖用来喂猪。小米的一生也就这般的简单,但它也是曲折、艰辛、延绵的,这与人的一生是多么的相似。 

可以肯定的说,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小米的血液,这血就是塞北人的血液,韧劲十足从不向恶劣的环境妥协。小米也是人类的子宫,它的经血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塞北的人们;它更是乳房,众多质朴的女人们,就是吃着小米哺育着人类;它也是男人,这细小的米粒,在男人的体内,那充足的地气,给男人以肌肉,以力量,以精子;它也是太阳,那金黄的色泽充满了生的希望;上天就是用这么一种弱小的作物赐予给塞北的人们。看似渺小如沙的小米,确又是如此的强大,在漫长的岁月中,小米就是人们向往的富贵。有了小米就是有了生命,只要有生就会拥有一切。虽说今天众多的细粮已经将它取代,但我相信人们是不能忘记小米的,一如忘记一位多年来与你同甘共苦的亲人。

那年,我从蔚县回来,诗人杨荣送我一袋小米,他对我说,在蔚县没有什么稀罕的东西,只有这小米。他笑着对我说,别看这东西不值钱,可是我不吃这东西,就写不出诗来,每天早上我都喝小米稀粥,只有喝了小米稀粥我才感觉自己像个诗人。当时,我只是笑他对于小米的偏爱,并没有想到更多的东西。今天,在散记这篇小文的时候,我又想到了他说的话。

其实小米,就是诗,那诗是一部关于塞北的史诗!

 

网易、博客、原创、散记、九歌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