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捆绑:不三不四  

2008-07-12 07:45:20|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捆绑:不三不四

文/九歌啊

星期三

燃一支烟,看着那些从我嘴里吐出的烟雾,在半空中破碎,我想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夏天悄悄来的时候,我还坐在屋子里整理那些材料。有时我上班去得很晚,有时候很早。单位里的同事看到我去得早就说,给你一把钥匙吧,我笑一笑说,我不要,我最爱丢 的就是钥匙。我知道拿上钥匙之后,就会有许多的事情等着你,何必呢?我从小学三年级就拿上钥匙了,那时脖子上挂个钥匙是很牛的,仿佛自己在一夜间就长大了。当我拿上钥匙之后,细想那一年我开锁的次数几乎为零。直到四年级的时候,我才开了一次家里的锁。当我开锁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长大了。

周三的早上,我起得很早,五点多钟的时候,我就起床了。起来后,我穿好衣服就去外面了。街上的人不多,清冷的早上,让我感觉到一种舒心。沿着林阴小道我向察哈尔的烈士陵走去,我不知道那里的人多不多,但我知道那里有一片很大的树林。早上,在那片树林里散步是很快意的事情。那里的人确实的挺多的,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我只走了一半的路程我就回家了。我想我是年轻的,不必要去那与老人为伍。尽管我尊敬老人,但我不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假若一个人总和老人在一起,用不了多长时间,也会变老的。

回到家中,我再想,这周三的日子怎么过呢?以下是流水账的方式记录一下我的生活。也算是对那几个总想知道我行踪的妹妹们一个交代。回到家中,我洗漱过后,就去上班。在路上,遇到单位的同事,我说了几句类似于今天的天气真好的话。而后就不在说什么了,直到我的单位。单位里的同事,擦着地,我只是问了一句,用我擦吗?他们说不用。我很感谢他们不让我干活,细想我好几年不去擦地了。坐在办公桌前,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她告诉我她现在挺忙的,然后我就挂电话。我们是摄友,从前去过很多的地方,直到现在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挺高兴的。只是她那个小气的老公对她说,你总和九歌啊出去,你俩没什么吧。听到这话,我就拒绝再和他往来了。尽管我与她的老公从没有见过面,但我从不想以此为她们夫妻生活产生裂缝。

我们不再往来了,只是有闲的时候,打个电话。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男女之间难道除了爱与性之外真的就没有友情了吗?想不通的事情很多,想得多了会让我感觉的有些累。还给碧岩打了三个电话,她也不接我的电话……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呢?

中午,接到一位银行大哥的电话,约我出去吃饭,想一想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应承下来了。午饭后,我回到家中睡着了。简单地说我做梦了。梦是许多人会做的。但每一个人的梦境是不同的。我的梦,直到我写这篇闲散的日记时我还记得。 

在梦里,我想到几个成语。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到这几个成语。那天,天气很好,我着山径往山上走。路边的青草绿着,花儿开着。看到一座山的时候,山上已经同有了树木。就在我小时候,我上此山也是没有树木的。就在这一条山路上,我遇到了儿时的伙伴。我不知道和她说了一些什么,我只是感觉她总对我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笑。很是奇怪。我的这位儿时的伙伴,死于1996年。那时她已经离了两次婚了,最后找了一位有钱的人。那个有钱的人,在山西的老家还有老婆,他只是和我的同学在一起过日子不到半年。后来我儿时的伙伴知道他在山西还有家,再想到自己的身世是如此的坎坷,于是,积郁成疾,患了癌症,不到一年就去世。当我知道她去世的消息时,已经是2005年的事情了。我当时不敢相信,那么漂亮的一位姑娘,难道真的应验了红颜薄命的旧话吗?我在梦里梦见她,还是源于我大妈的去世。我记得她小的时候,与我大妈家是邻居,她天天的在我大妈家吃住,与我大妈很是要好,有时我去大妈家自然就要和她闲说上一些话,但我从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很简单的,那时我不懂得什么叫爱情。女孩子在这一方面的成熟要超过小男生的。

沿着山路我继续前行,我遇到了我喜欢的一位大师。他是谁我并不知道。遇到他的时候,我叫了他一声大师,他只是对我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的时间了。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我很想休息几天,不知道为什么。人不能长时间的处于精神与身体疲惫的状态下生活,那样对于个人的身心健康是很不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记下了这样的几句话:说人死的时候,心口发热的时候,这个人来生还会转为人;人死的时候,如果他的肚子发热,那么这个人来生将转为饿鬼;如果一个人死的时候,他的膝盖发热,他的来生将转为畜生;如果他的脚心发热,那么他将下地狱了。不知道这话有没有道理,但我一直记得。只是在这次经历亲属的死亡时,我没有去验证此事。就是验证了,我还知道他们的来生吗?对于来生,人永远都是一个谜……

闲时写一些无聊的文字,想到庄子说的乘物以游心,似乎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星期四

 燃一支烟,看着烟雾在清淡的空气中破碎。那散碎的烟雾就是一缕缕挥割不去的往事,过往的人事在我的眼前闪现,有的清晰有的模糊。 我不知道此时我应该做一些什么,我的眼前办公桌前是一台电脑,在它的身前还摆放着一包烟、两个手机,一只打火机,一瓶矿泉水,烟灰缸里放了几支烟的残骸,几个小时前它们还是装在一个盒式里的商品,我花八元钱将它们买回来,而后,就用火将它们从一种物质转换成另一种物质。眼下它们就是被我丢弃的垃圾。世间的许多事情就是这般,一支烟对于吸烟的人来讲,它是有用的,尽管吸烟的人也知道烟对于身体有害。可是这种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时很难改变。当一个人改变了了自己的生活习惯时,这不仅需要一种毅力,还需要对自己的一种自残式的伤害。顺其自然吧,生活中许多事情其实都具有双重性的,什么事情过量后,就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变。

想到一句成语,水滴石穿。其实换一种说法滴水穿石,是不是就改变了原意?水滴石穿,水滴长时间的砸在石块上,要在石头上穿一个孔那得需要多少年坚韧与不懈的努力?水与石头相比究竟谁软谁硬,一如人的舌头与牙齿相比。滴水穿石,似乎在石头上原先就已经有了一个孔,水滴顺利的穿过去了。这样,水就省得了很多的力气,不需要长时间的磨钻。许多人为自己的子女发展,铺就了一条又一条走向成功的道路,那些奔波的父母,原先所做的工作就是在石头上钻孔的工作,从孩子的出生,到入托,上学择校,家长付出的努力艰辛困苦,有时甚至于降低自己的尊严这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大到身为政府官员的父母,小至生活于底层的百姓,谁能说他们的孩子能力有高下之分呢?只是后天的条件不同了,才使孩子们的命运改变了。每一个人望子成龙成凤的心态都是一样的。当一个人专心的去经营一件事情的时候,只要不懈的去做,我想总有一天他会成功的。不成功的人,只是先择了放弃。小时候听说过一个故事,那就是在路边上盖不起房子,起初不明白是为什么。后来才知道,路上的人多,嘴杂,喜欢指挥的人也多,今天某人说一句这样的意见,明天有人提出另一条建议,似乎总有许多听不完的建议。而作为盖房子的人,要是耳朵根子有些软的话,那么这房子一定盖不起来。旁听则明,这得看在什么时候,这得看你心中所想达到的目标定位在什么地方。

天气异常的闷热。天似乎低了很多,太阳就悬在头顶照耀你。黑色的路面上,晒出了油。远处的钟楼在阳光下昏昏欲睡。几十只雨燕,在钟楼的上空盘旋,鸣叫;它们的叫声那般的尖锐,仿佛只有它们的叫声是醒着的。走在树阴下,一辆又一辆的车开了过去,它们去向哪里只有司机知道,坐车的人知道。对于在路上行走的人来说,它们去往哪里与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有它们中的某一辆发生了事故后,路上的人才停下脚步,看个究竟。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便把发生事故的车辆、路段在他熟悉的圈子里传播。传播这样的消息,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今天在某个地方发生了车祸。再过二天,知道了前两天出祸的是某某某,再往近里拉没准还有一些蛛丝马迹的亲戚关系,只不过是太远了。小城市就是这样。车祸猛于虎。遇到车辆时尽量避让,谁知道哪些司机是马路上的杀手呢?想到前几天我打车的事情。那天打了一辆车,开车的是一位女司机,她一起步我就有一种感觉,我今天坐的车,开车的是一位新手。于是我就问起她,开了几个月的车了?她看了我一眼,脸红了一下,对我说:两年了。我心里想,两年就这种水平,看来也够笨的。开车在这个年代已经不算什么技术了,除非你驾驶特种车。数码相机的普及,使很多人都能拿起相机拍些照片,你能说他们是专业的人士吗?转了两个弯,我提醒着她不要慌,要慢一些。我这样说,她倒有些心慌了,看来心理素质不行。心理素质的不行肯定是技术不过硬,当你的胸中装有一片竹林,你想要几百双筷子,那还用得着去想原料的问题吗?后来,她和我说,学了两年的本,只是这个月才动车。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对面有三位骑自行车的人迎面而来,她真的慌了,一把方向打得过了头,照着前面的施工砖墙上撞了过去。砰的一声!我看到那堵墙晃了晃,没有倒下来,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脸灰白色的。她停下了车。问我,大哥,你会开车吧?我看了她一眼说,要是这堵墙倒了,我今天就完了,怎么也得受伤。她不再说话了。我似乎听到她的心在砰砰的跳动着。一个女人为了挣钱,出来玩命,这值得让我敬佩的。我下了车,她也下了车。我坐在她的位置上,她坐在我的座位上。她看了我一眼笑了,我也乐了。我倒车,转弯。一路向我要去的地方驶去。下车后,我对她说,你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在练一练吧,这样上路迟早要出事的。我给她打车钱,她红着脸没有要。其实这样的危险每天都存在于我们的身边,尽管你有一千个躲避危险的方案,有一百条注意安全的经验,但对于那些突发的事件,似乎总是不够用。每一次的意外都是相似的,但又都是不同的。

四点多的时候,我接到南子打来的电话,要我过去喝酒。我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五点,喝得是什么酒呢?晚上喝酒回来,打开电脑,想上网,但头有些发沉,草草的将我这篇短文,结了尾,就去睡觉了。

将这两篇周三周四贴上来,已经是周五的时候。细想前几天做了一些什么事情,细读我的文章,我还是能记起来的,只是其他的人并不知道我做了一些什么。放在这里,全当是一种文字练习。

网易、博客、原创、九歌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