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转:有意或无意之间的沉思  

2008-10-15 00:40:33|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意或无意之间的沉思
——解读青年诗人周贵亮的诗

张振萍

“抽象与形象兼备,风格成熟,有着万物与心灵契合的延伸,万物映在眼里,却长在心上,简单的勾勒,曲线微妙,诗情便从层层帷幕中跃出。”这是我体验周贵亮诗的滋味,他的诗颇具沉思的感染力,这沉思不是穿透或震撼,而是有意无意之间的渗透,诗人通过这种渗透来探求并寻找“人格精神”,对万物抽象或理性的思维来阐述诗意,对生活刻骨铭心的体验和表述,对客观事物和精神境界的独特见解,可以感受出诗人对社会和人生的慎重思考,这种思考丰满,有内在的张力。
诗人在《抽象的定义》诗的第一节,便以独特的构思和形式展现此诗与众不同:“一块海绵制造的方糖/横竖一米八,我蛙跳的距离/与我比肩能隐藏身体的全部/倾倒的十字架上裸露着捆绑的囚徒/眼神无光独望天庭/酷似明月的灯,楔进石缝的钢钉/与星星一起闪烁”。(《抽象的定义》之一)现代诗歌是现代语言的艺术,读者在欣赏时,首先从它的语言开始,并通过语言来感知形象,接着通过形象所蕴含的精神内涵达到感想,感想因感知的不同而不同,感想也因感知的变化而变化,感知一首好诗,其语言和形象通过感觉器官在人脑中的直接反映。周贵亮的诗就是在语言的形象化中走俏,全诗看似抽象,实际上是反映社会的阴暗面,足见诗人的良苦用心:“暂时的凉爽岂止是望梅止渴/城市的每一条街道都长满了人流/没有旅游广告在高处招摇/金河之水的森冽在记忆的故乡/在这炎热的夏季/我的思想处于冰冻麻木之中/不知哪一根穿心之箭何时刺入脊骨”(《抽象的定义》之三)在这炎热的夏季,来到城市寻梦的飞鸟,不得不隐蔽它的方向,诗人意气风发的梦,现在却已干枯,但诗人的骨子里,诗人的血液里,是对命运的背叛,对生活的不屈从——
用完你的眼泪
清洗这个世界的毒瘤
用完你的情
让这个世界伤感
然后,把瞳孔放大
像刀死亡在鞘内
让一副好的心肠腐烂
在这混沌的世界
恳求你把利刃放出
       ——《抽象的定义之四》

此时此刻,生活滑过了抽象,抽象碎成了最无奈的日常生活,碎成了一日三餐:“街道之外卖肉串的地方/焦糊的味道让一只猫觊觎”。一句“焦糊的味道”又回到了现实,看到眼前一派繁华的景象,水泥混凝土占领乌鸦鹦鹉的地方,诗人开始了思考。他在这里是孤独的,他不属于这里,他是无奈的,他寻不到他的梦,但心仍未死,热情尚未消失,他面对夕阳,像一只受伤的鸟,把希望寄托在明天:“恳求你把利刃放出……”虽然写的是个人的情感,但能引起广泛的共鸣,人生的失意,谁没有经历过呢?
沉思之下,诗人笔力苍劲,思绪忧然,似钢琴尾旋之音,声声入心。他的《水火阴阳》更是如此:“当阿波罗用万能之光/照耀世界的时候/浩荡之水便滔滔涌来/水火阴阳,气概之图腾”(《水火阴阳a》)诗人心中的水火对于阴阳的激荡,甚至大地和太阳,刹那间的燃烧,成为水火阴阳永恒的辉煌:“我在栖地北望大漠/苍翠的山峦遮挡了我的视线/却拦截不住时间和流火/风梳理着脑海中闪过的每一个字义/鱼之双身,阴阳对称”(《水火阴阳E》)情真意切,若寂寥的午夜,沉思之中深情地诉说,几许拼搏,几许奋发,开拓路漫漫,诗人展望未来,看到了理想的归途:“一粒咸汗浇灌丹田/滋养我永久的精神/蓝精灵一路绽放摇曳脚下/记忆的路上我意气风发……”(《水火阴阳 F》)诗人笔下的这份炙热,这份纯真,留给读者的思考,又何止是成败这么简单呢?
有意或无意之间的沉思,诗人以“思”为契机构筑了诗歌的整体灵魂,并在深思之下造成了一种铿锵之势。如《不要说千年的等待》气势宏伟,波澜壮阔,既有时空的转换和交错,也有跳跃和抽象的思维:“不要说千年的等待/千年的等待太昂贵/生金的石头谁去破碎/最美的莫过于胸前的玉佩”,分离的等,思念的等,不如化为胸前的玉佩,千年的等待若还拥有,平常才是最佳的阵地:“不要说千年的等待/不要说千年的等待/拥有一种朴素的情怀/平静的去看那朵盛开的蔷薇”,很美的诗句,跳跃运用得心应手,转化自如,不着痕迹。更为重要的是,沉思在诗人的笔中,无从找寻,只需感悟这种静的美——
云间的一滴泪在正午飘落
穿过摇晃的叶片
穿过浮躁的空气
沉下来,滴落在我的面颊上
感觉皮肤再一次灼伤……

一只鸟丢下冷峻的刀
已为我刻下沧桑的铭文
大地的一次抽搐与颤栗
是简单的动作
却不是意义的全部
            ——《凝思》

沉思被冻结,理智在消散,唯一不隐晦的是诗人主体表达的淋漓,让人想起凝思的整体让人想到穿越丛林的精灵,吻过空旷的林间与自己相融,这首诗的沉思相当质感,既铿锵又温婉,力度,深度,宽度,从每个角度发出沉思,不管是无从回答,还是无法回答,亦或是不愿回答,都变成苍白的心情,在星空下独自凝思……
由此,我们看到了一位沉思的诗人,他的诗语言朴实,有口语,流畅,平稳,情真;同时他的诗又在沉思中棉里藏针,寓意深刻,给人情感感受空间是立体的,回味是深远的;诗人的所想、所思,也是从内到外,由浅及深,淋漓尽致的;他有意或无意之间的沉思是诗人人生和诗歌艺术完美结合的展示。


作者简介:张振萍,青春作家、诗人,1973年出生于湖南祁东,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系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影响的校园诗人,是《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中的代表人物,本刊首席诗歌评论员,一市级晚报专栏诗人,《青年文学家》散文专栏作家,曾先后获1988年全国中学生“蓓蕾杯”一等奖和1989年《诗刊》优秀奖等各种奖项40余次,其中诗作《我是萍》入选《九三青春诗人台历》,并被翻译到国外。
现主攻美文写作和新诗创作,主张文美心美生活美。
著有诗集《一百次心醉》,还有正待出版的儿童童话文集《一百年不许变》和诗集《梦宝贝》等,现工作于湖南某日报社。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