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 暗淡而安宁的秋天  

2009-11-08 01:18:14|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暗淡而安宁的秋天

文 /九歌啊

写下这个题目时,心里像灌了铅的一样的沉重,流淌于心中的河流再一次被一种伤痛堵塞。我知道要用很长时间才能疏通它,尤其是在人过四十之后。2009年对于我来说,肯定是一个无法忘记的年月。五月,亲如手足的妹夫撒手而去,惊噩我的是一种难言伤痛;十月,姑姑的去世又一次揭开这一道伤痛的疤痕。五月面对的死亡是让我猝不及防的,而十月竟然来得是这样的早。那天听到大哥的电话,我正在去往天津的路上,当时车过北京平谷,放下电话时,我望着窗外的那渐黄的树木、田野、山冈一时无语。我的眼前飘动着姑姑的笑容,瘦瘦的脸上永远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那笑容充满了爱!车子依然向前飞驰,进入我眼帘的又是另一番景色,可是我还在想着姑姑与姑夫,我突然的意识到,其实人生与你所有相伴的亲人,他们是你这一生中的一段风景,一个人无法让这风景伴你永恒,那种痛失其实就是生与死的别离,让人无奈又必须的面对。

最后见到姑姑是在今年四月份后,那时姑姑就已经住院了。也是一个周六的日子我与哥哥俩个妹妹一同去张家口的附属医院看望了在病中的姑姑。姑姑很瘦,但她还挺有精神的,在病床上和我们姊妹们夸着她的三个儿媳的好。姑姑没有女儿,她把三位嫂子看成是自己的闺女,而三位嫂子同样把姑姑当成了亲娘。我与哥哥早就说过,我一直是拿姑姑家的三个表哥为榜样的,他们之间团结和睦没听到他们之间闹过什么意见。凡是舅舅家这边有事情,不管自己的时间有多么的紧张总是要抽时间过来看一看,天长日久这种处事的方法影响着我们。大表哥时长说的一句话是,亲不过姑舅,香不过猪肉,这确实如此,每次我们结伴去姑姑家时,只要姑姑知道我们去,总是把茶水给我们沏好,把点心准备好,我们一去就是八九个人,作为老人的她没有嫌这些侄男外女们麻烦,看了这个问那个,从我们进门她的嘴就不曾合上,只到我们离开她的家。记得那次姑姑与姑夫开玩笑说,看看我这些侄子,你还敢给我气受啊。我们笑了,在我的印象中,姑姑与姑夫是恩爱的一对夫妻,似乎没有红过脸。他们的内心是善良的,不管是对家人还是对我们这些侄男外女抑或是对邻居。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能让人感受出来。或许是过多的受了他们的影响吧,我的三位表哥与表嫂他们对人同样的热情,把一些事理看得清,但并不分薄厚一视同仁。

早上到单位后,就抓紧时间将手边的工作处理完。十点的时候桂园兄弟开着车过来接上了我,一路上大家坐在车里还在念叨着姑姑。妹妹说,姑姑很咬牙的,明知道自己不行了,还是硬咬着牙挺过了中秋节,她知道中秋节大家都在忙,她并不想给大家找麻烦。节前因为单位的事务繁多,我没有去看望她老人家,只是妹妹去了,回来的时候我问了问姑姑的情况,她说:姑姑说,没准就见不到了,再去的时候就该戴孝去了。听妹妹这样说,我的心很不好受,给桂园兄弟打电话,想抽个时间去看看,他也在忙,只是说过了节的吧。没想到我们都留下了彼此的憾事,或许这也是缘份吧。人生总是不圆满的。想一想种种事情,总感觉人是有灵魂的,记得四月份看完姑姑回来没多久,我的父亲就说想让我找个车去看看姑姑。父亲已经病了七八年了,近来的身体也一直不太好,走路还需母亲搀扶,与往年相比他的身体差多了。自然我们几个做儿女的也没有同意父亲的要求,想来有些不近人情,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四月份看姑姑的时候,在病床前她还说起我的诗。还记得那一首诗,在些我摘录于此:“一棵树上的果实,再想聚在一起是多么的不容易,在年老的时候。”或许那时姑姑就已经知道生命不会太长了,她是在用生命最后微弱的光亮传递着亲情,那亲情的思念是何等绵长与不绝,我无法知道,只有她自己知道。

姑姑的身体一下子不好了,也是因为姑夫的去世吧。姑夫去世的时候我们只是匆匆的去烧了纸,那天我们同时失去了两位亲人,一位是我的大妈另一位是我的姑夫。见到姑夫时他安静的躺在麻上,他太瘦了,睁着眼睛,我们掀开盖在他脸上的布时,姑姑哭着又给姑夫盖上,说,这样看不好呢,他一个人去那边了会受罪的。往日姑姑的笑脸没了,但她还是咬着牙与他的孩子们一起张罗着前去吊孝的我们。无法言说的痛楚写在姑姑的脸上,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姑姑一直都在表扬着姑夫,可以说姑夫就是姑姑心中的大树!姑姑对我说,你姑夫走了,可他在遗嘱中说不许放炮,不要耍笑女婿。仅从这占姑姑就很敬重姑夫!是啊人走了放多少炮能把过世的人唤醒吗?在张家口地区凡遇红白事都要无度的耍笑女婿的,而姑夫就连这样的小事也都考虑到了。

“快把这大衣穿上。”姑夫找到我们时,他把那件散发着樟脑味的羊糕皮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而后对我与三哥说,不想看这电影就回吧,别冻着了。姑夫叮嘱了三哥几句就和我们俩个道别,他先回去了。那是多年以前的冬天,我还是个孩子,去姑姑家玩,晚上看电影时留下的记忆。那天晚上我与三哥看的电影是《潘扬颂》,那年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一些曾经是大毒草的电影刚刚解禁,而我对那总电影究竟留下了什么样的记忆,到现在我只记得那是一部黑白戏曲片,其它的故事情节我再也想不起来了。它远没有姑夫送给我的大衣温暖。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冬天的夜晚是十分寒冷的,回到家中,姑姑早已给我铺好了被窝,屋子里暖暖的,姑姑帮着我解着扣子,问我电影好看不好看,其实那些唱词我根本无法记住,只是图个热闹看个红花。姑姑笑着说,现在这里可能演电影了,多住几天,多看几场电影。她知道,那时我在陈家庄住着,看电影的机会并不多,远不如宁远多,因为那里有一个燕北机械厂,当时名字好似叫东方红机械厂。那年我在张家口上班,休息的时候去姑姑家。当时姑姑搬到了工人村,找到姑姑家,姑姑高兴的嘴都合不上,问我这问我那的,还偏要给我做饭吃。我告诉姑姑我是吃过饭来的,她就从柜子里给我拿出了点心让我再吃一些。喝着姑姑给我沏的茶水,我问姑夫呢,他告诉我这几天加班呢,单位可忙了。我那时对姑夫的记忆只记住他的个子是瘦高瘦高的,我知道姑夫叫陈润。从前我的父亲经常和姑夫通信,姑夫的信写得很简短,字体有些斜也偏瘦,就像他的个子。

也就一年的时间,姑姑与姑夫相继作古。人的生老病死是无法改变的事情,或许正如禅家所言,人是有生无死的,所谓的死其实是一种生,无法知道的世界里隐藏的东西太多了。在活着的人当中谁也解释不清,更多的时候人活着就是一种伤痛,人存在于世上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

众人的哭声向远处飘着,天空阴阴的,几天来我一直没有看到过晴天,感觉自进中秋后,天气就一直的不好。中秋的风吹在身上,不免有些寒冷,而躺在那里长眠的姑姑或许更冷,只是谁也无法知道了。或许她在就在我们的头顶,看着我们这些侄男外女们,她正在笑着,那笑将伴随着我的一生。

灵堂前我们几个人跪下烧着纸,在我的上方是姑姑的遗像。她还是那么善良还是那么的和颜悦色,她的眼睛里永远都流露着慈祥。秋风吹过,草木皆黄,姑姑不能在言语了,她用沉默的方式看着我们。生与死是人的一道隔障,或许在无尽的黑里,姑姑那盏灯又开始燃烧着摇曳着。姑姑是平凡的一位女人,自一九三三年九月十八日来到这个世界上,似乎她就永远的平静与无争,在我的记忆里没有听到过姑姑大声的说话,她总是那样的安祥,用她内心的善感染着我。我想那善良的灯火永远也不会熄灭。想到亲人时的微笑,她能温暖人心,那正是源于善良,像棉花洁白,握在手中绵柔而有质感,撒在天空中那棉絮飞飞扬扬的是不尽的思念。

表哥说:三年后的清明,他们将姑姑与姑夫的骨灰再合在一起,或许那时他们会在天堂里将再一次的牵手……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