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我写的小说  

2009-04-11 22:20:14|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的小说

文/九歌啊

一九四三年秋,乌鸦的一声啼叫,爷爷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凤凰山的烽火台后。奶奶垫着那双三寸金莲的小脚,不管她怎么瞭,再也瞭不见爷爷的影子了。只有那一轮落日悬在烽火台上,奶奶的鼻子一酸,泪水充满了眼眶。秋天的风吹过田野,也吹到奶奶的脸上,风再一鼓劲就把奶奶的泪水吹出了眼眶,泪水模糊了视线,天边那群乌鸦也越来越小,它们像爷爷的身影消失在一眼望不透的山后。 

多年后,我爹回忆着那天的事情说。那时他和栓娃正在山上玩,他忽然发现了一枚弹壳,他捡了起来,喊着栓娃。栓娃跑了过来,对他说,呀!这是子弹壳。他问栓娃什么叫子弹壳?栓娃就对他说,这东西装在枪上,而后,栓娃把手比画成枪样,眼睛眯起了一只,嘴唇相碰出“叭”的一声。他对爹很神秘的说,对面的人就死了。这子弹是用来打人的,很厉害的。栓娃补充到。然后他把脸伏在我爹的耳朵边说:他的三叔有很多子弹的,那天夜里他回来了,对他爹说,哥,日子过不下去了,你和我上山打游击吧,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后,我们才有好日子过。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栓娃捂着了自己的嘴说,我怎么和你说了呢?这话千万不要和别人说,一说就要死的,会被人杀头的。我爹傻乎乎的不明白杀头是什么意思,栓娃就在自己的脖子上,以手掌为刀比划了一下。我爹明白了,杀头就是把脑袋砍下来。 

再后来我爹验证了栓娃说的话是真的。栓娃的嘴不严实,后来的某一天,他的头真的被日本人的刀砍了下来。那天栓娃的头落地的时,爹看着栓娃的眼睛眨动着,嘴角还有一丝的笑容,那笑容就像头发丝那么细,好像还想和他说什么。血洒在打粮场上,那味道呛人呛人的,比宰羊时还要难闻,我爹哇的一下子就吐了,奶奶赶紧的把爹拉到了身后,他吓得尿到了裤子里。他知道栓娃再也不能和他玩了,他再也不用怕狼了。那天的风很硬,晚上就飘起了白毛风雪。

爷爷去哪儿了,我爹一点儿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回到家里后,看不到爷爷了,就问奶奶:娘,我爹呢?奶奶叹了一口气说,你爹去口外了。爹看了一眼奶奶说:我怎么没有的我爹说过?奶奶看了一眼爹就落下了眼泪说:你多不让说,别人要是问起你爹,你就说是去口外了,什么也别说。没准气你爹过一阵子,吃不了口外的苦就会回来了。其实奶奶这样对爹说是怕他的嘴不严,把家里的事情说出去。况且那时我的大爷,正在山里给日本人做饭呢,村子里有十好几号子的人都在给日本人做事。传说是日本鬼子在山里修一个弹药库,至于真正的修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有我大爷知道,但他总是不回来。 

天亮的时候,爹就跑到西河湾里摸鱼去了。西河湾是二十里村的一个池塘,水是从山里流出来的,流到村子里的低洼处就汇聚成了一个池塘。说是池塘,倒不如说是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我还在池塘里玩过水,但那时水已经不多了,村子里的人都叫那里是大水坑。爹在芦苇丛里脱掉衣服,一个猛子朴嗵一声就扎进水里。水面上泛着层层的涟漪,那水波起初是快速的向远处扩散,后来就慢慢的散了。在很远的地方,爹露出了头,他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看看岸边,用目光丈量一下自己究竟游出来有多远,其实他并没有游出多远。爹看了一眼岸边后,在水里转过身,向上一窜又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水面上依旧泛着涟漪,不远处一群野鸭子飞了起来,芦苇无力地在秋风中晃了晃,芦苇的叶子相互摩擦着发出唰啦啦的声响。蓝天映在水中,偶尔有白云浮过水面,岸边几株蒲公英的种子举着小伞随风飘了起来,没飘多远有的落进了水里,有的向更远的地方飘去。这时,太阳已经升的得很高了,村子里传出奶奶喊爹回家吃饭的声音……(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