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脆弱的人生  

2009-05-31 23:23:07|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脆弱的人生

 文/九歌啊

一个人的生命究竟有多坚强?这一直是个迷,谁都无法说得清楚;一个人的生命有多脆弱,谁都无法想像得到。生与死的距离究竟有多远?我一直认为那只有一纸之隔,正面就是活着的人生,所谓的阳世,反面就是另一个世界,活着的人无法想像,所谓的生死就是捅破一张纸的过程……

 

5月30日傍晚

 

接到南山兄打来的电话,晚上让我出去与大家喝酒,我答应了。因为此前的十几分钟,我正与一位安徽的朋友聊天,我们聊摄影,聊他旅游的过程。相互告别之后,我就关掉了电脑,因为我想给孩子与妻子做饭,当我把饭菜准备好的时候,我就接到了南山的电话。下楼后,遇到了下班回来的妻子,我对她说饭准备好了,她只是对我说人穿的太少了,现在的风这么大,你等我一下,我回家给你娶一件衣服。我说没事的,喝了酒会热的,她只是说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等着我。于是我就等着她,或许就是因为等她的这几分钟我才有幸见到他最后一面。妻子从窗户里给我扔下衣服,我穿上衣服,感觉一下暖和多了,要知道,此时正是五月末,一件衬衣,加一件外套,那是初春时的衣着,我走出小区,看到许多人穿的并不比我少。打上车,还没有走出庙底街的时候,我就接到了妹妹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的姐夫正在急诊室里抢救,让我速去。我头号她在哪里的时候,她告诉我,在路上……以一个在路上,人生就是在路上行走,在路上奔婆。我对司机说,去二附医院,他不解的问我,不是义圣宫吗?我说是二附。他没有说话,就这样我与妹妹前后脚进了急诊室。

 

我的堂妹在医院里工作,她正组织着医护人员在抢救着她的姐夫我的妹夫:曹东升。他躺在那里,上身赤裸着,胳臂上,手背上,腿上扎着输针,液在一滴滴的注入他的身体,我的妹妹冲着一位护士说,再加大点药剂量。我脑子里闪现了一个念头,小曹操没有爸爸了。小曹操是我妹夫的儿子,他有小名,可我一直习惯叫他小曹操。有了这个念头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可以说是麻木了……

我摸了摸他的脚,已经没有体温了,我又摸了摸他的手,那双厚重的手也是冰凉的,我看了一眼我的堂妹,她的脸上流着汗水。她也正在看我,从她的眼睛里我看不到一点希望,她用眼神示意了我一下,她走进了急诊室的另一间屋子里,我跟了进去,她对我说,哥,不行了,准备后事吧。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是我还固执的问她,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她无奈的摇了一下头,眼泪从她的眼眶里倾刻流出……我转身跑到曹东升的身边,我拍着他的双肩喊着他的名字,我让他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再走,其实那都是一种奢望……我摇着他的肩膀,他一点也不理我,我去他的腋下咯吱他,他还是没有反应,他是最怕咯吱的人了,许多时候我们在一起开玩笑的时候,我会咯吱他,那是他的软肋,尽管我咯吱他,仓皇脸上还是木然的,没有什么表情。从前他不是这样,只要我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伸手去咯吱他,他会躲着我叫着我,哥……我的泪模糊了我的双眼。妹妹在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曹东升啊,你什么也不说就走了,算干什么的啊……

 

5月30日19时,妹夫撒手西去……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因为他只有四十一岁啊!

 

妹妹哭喊着,那声音把我的心撕碎了。我站在医院的大门外,拨打着手机……

堂妹出来了,她对我说,哥,买衣服吧。我看了看天色,星星已经跳出了天幕,这个时候,哪儿还有买衣服的呢?身边一个陌生的男人对我说,我的店里有,质量很好。我看了一眼他,不想理他,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又不得不理他,我说去拿一套来。他点头说,你放心,我的店里全是棉料的,没有化纤的,我并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一会他拿来了衣服,堂妹说,哥,去买一瓶酒去。我走出医院的大门买了一瓶酒,回来的时候,有几个人开始脱下他的衣服,他赤裸的躺在那里。那时我想,人就是赤身而来的,现在他可以赤身而去了……买来的酒,用来擦他的身体,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洗浴了,是用酒。春节过后,我们在一起洗过澡,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在一起洗浴了……擦净他的身体后,那几个人开始给他穿衣服,一件一件的,我无法忍心去看……

我在走廊里流着泪,一个人就是这样突然的离开了与他朝夕相处的人,这是谁的不幸?我无法知道的!

没有多长时间,有人叫着我,告诉我衣服穿好了。我走进屋里,看到的换了一身衣服的妹夫躺在那里,我看着他的衣服,问到怎么还有风衣呢?那个卖衣服的人说,这是一套的。冥冥中我想到,当年与你相识的时候,你就是穿着一件风衣,那是一个冬天,天气很冷。只是那风衣是灰色的,今天的风衣是黑色的。难道这衣服也是宿命里的按排吗?世上无法言说的事情太多了,我想这不会是某种巧合。

我看着你的脸,一点表情也没有,似乎也没有痛苦。我拿起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我抓起你冰冷的手,你的手指上那些指纹全无,我知道你彻底的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推着起你向太平间走去……橡胶轮子压在水泥路面上发出骨鹿鹿的响声!无法忍痛,一路上我与你轻轻的说着话,那些话或许只有你能够听到;想一想这相识的十几年路程,我们有许多时候在一起喝酒,打牌,开玩笑。我们在一起参加了许多人的婚礼,也迎接了几个新的生命的降临,也曾送走了几位前辈……在一起的日子太多了,细数从前让我伤心不已,这个比我岁数还小的妹夫,我们亲如手足,我万万想不到的是……哎,黄泉路上无老少啊!妹夫,做为一个普通的男人,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啊,我们怎么去和你的老母亲说,你走了?想到你那不足十岁的儿子,你就忍心走了不管了吗?或许这个世界让你承受了太多的苦难,我想你怎么得也应该活到你的孩子结婚生子,看看你的孙子或是孙女吧?你就这样的舍弃你的亲人吗?舍弃他们你得到了什么?我永远无法理解明晓……

星星闪烁在黛青色的天幕上,那星星如果就是一个人的灵魂的话,哪个是你呢?银河茫茫,无数的人走了,无数的人又来,几十年过去后,你的笑脸还会笑昨天那样的清晰吗?短短的路程,竟然是这般的漫长,这是从一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的路程啊!

 

沉重的铁门打开以后,我放下车,蹲在黑色的墙边,我的腿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心里像堵了一块沉重的石头。我对另外的几个人说,你们把他推进去吧,屋子里亮起了灯,那盏昏黄的日光灯能照亮你前行的路程吗?他们推你进去了,我掏出烟来,点燃了一只放在了地上,兄弟,如果你真的有灵魂就再吸一次我递给你的烟吧,或许这是在这个世界里,你最后一次吸我为你点燃的烟了。三天后,或许你就走过了奈何桥,从此我们彼此成为陌路!

 

5月30日晚,我几乎一夜无眠。凌晨3点半的时候,我有了一些困意,我不敢合眼,一合眼就是你,无数个你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还有什么事情,你要交待的,兄弟?你在梦里告诉我!

 

5月31日

 

早上五点我就醒来了,窗外微明。我看着那渐渐亮起来的天空,我想这黑色的五月终于过去了……

6点钟我起床,洗漱过后。我就拿起了电话,我又把电话放下,我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和谁联络一下。无绪还是无绪。我点燃了一支烟,拿下起笔想写今天这一天的需要办的事情,写了几行我又放下了,我终于发现自己面对处理这样的事情是经验有限的。我下楼,打通单位汽车班的电话,要了一台车,没有多长时间,司机就开车出来了,我对他说幸苦你了。司机只是苦笑了一下,问我什么病啊,这样突然?是啊,什么病呢?我记得堂妹说,那是大面积心肌梗塞……一路无路。到了妹妹的家里,她瘫坐在床上,一晚上她的眼睛肿了,她憔悴的不成样子。在我赶到之前,我的哥哥已经来了,他请来了一位阴阳先生。我没有看到我的小甥,后来才知道他和阳阴先生一起去选坟去了……

一整天,我都是在压抑的氛围中度过,眼泪无法缓解心里的压抑,我想与朋友们坐在一起,换一个环境,换一下心情,我想忘记那种痛,但我知道这些都是虚幻的想法。明天就是火化他的日子了,晚上回到家里抽了一支又一支烟,我打开QQ,告诉了远在外地上学的侄子家中发生的事情。

 

6月1日

 

一缕烟从那高大的烟筒里冒出,它快速地向上升去……我用肩膀靠一下了身边的大哥,他侧过脸看了我一眼,我指着那飘散于空中的烟雾说,你看,人就是这样的消失了。天空很蓝也很高……

 

一个人的来是他自已哭着来的,一个人的走是让众多人的哭声为他送行。

老弟,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