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歌啊

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会一直等到你来找我……

 
 
 

日志

 
 

[原创小说]你的多情伤害了谁?(2)  

2009-10-27 23:33:11|  分类: 08年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心想着菜地,想着开心农场。我在写小说的时候,别人想着我种的菜,怎么办呢?没有办法,那都虚拟的事情,一如我所写的小说。我的小说源于几句话的聊天,然后我就把这个故事编了下去。编小说的时候,有好几个好友的菜地都成熟了,这也造成了我写小说的速度就放慢的原因之一。我这个人玩性太大,对什么事情也不怎么在乎,唯一在乎的是情,亲情,友情,爱情。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假如一个人没有情,我不知道结局会是怎么样。如果你有耐心,就把这部小说读完,慢慢的,让我的故事像水一样渗透你的内心。(九歌啊的闲言碎语。)

 

  二

  

他心里这样想着,可是他并不再去看她的眼睛。她坐在那里问了一声,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看了她一眼说,那有什么不行,我姓连,叫连根穷。她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人叫这样名字的,姓就够别扭的,可是还叫了个连根穷,她险些笑出声来,这名字真好记,如同那些猫蛋狗蛋一样的土,但确实这名字起的是土中的精典。他看了她一眼,她低下头终于忍不住了,笑出了声间,你怎么起这样一个名字?他也苦笑了一下说,小时候家里穷,那种穷是连根带土的,你叫什么?我,我叫雪儿。呵呵,雪儿。是不是太俗了?他没有看她说,不知道,感觉是见不得阳光的。瞎说,我可是一个阳光的人,和名字没有关系的。

 

26号。在放射科的门口,一位护士叫了一声。雪儿听到在叫她呢,她努力的站了起来,连根穷扶着她,他们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他关心的问,还疼吗?不行的话我就背你进去吧?她看了他一眼说,不用了,你搀着我走吧。他把手从她的背后揽了过去,左手握着她的手,右手搂着她的身子,确切的说是架起了她的身子,雪儿被动的和他往前走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控制之下,没有走几步她的汗就从身上渗了出来,她也闻到了他身上男人特有的气息。很多年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异性了,她想着最后一次接触异性,就是与那个小子分手的那天的晚上,在校园里,她忍住滴下的眼泪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他一口,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一个异性。她与他握在一起的手里出汗了,那汗使她的手心痒痒的,仿佛那些汗要须着手指缝滴下来似的。她紧紧贴着他的身子,似乎找到了一种依靠,那胸膛像坚实的厚厚的一堵墙。不知道怎么就走进了放射科,进了屋,医生让她躺在那张拍照的床上,可是她怎么能坐上去呢?医生看了一眼连根穷说,把你妻子抱上去。她的脸红了,他看了她一眼没在说什么,弯了一下腰就把她抱了起来,雪儿的手也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他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上。

 

拍完片出来后,她扶着他说,今天都亏了你。他笑了笑说,说什么呢。没有那么客气的。我问你,刚才你抱着我的时候有什么想法?雪儿冒冒然的一句话,让连根穷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我没有想法,就是想把你抱上去,减轻一下你的疼痛?他扶着她重新坐在了椅子。这时从他们的身边同样的走过去一对男女,唯一不同的是,那女人架着男人,汗水顺着她的脸往下滴着,她的头发贴在她好瘦俏的脸上。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他看了她一眼就站了起来,冲着那女子说,大姐我来帮你吧?那女人很是感激的说,不用了。那男人看着他,向他伸出了手,连根穷把那男子的手抓住,搀扶着向放射科走去。雪儿坐在那里心里美滋滋的,只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他就明白她的意图,她的心里很是得意。望着她的背景,她突然的感觉到或许那背影就是自己今后一生的依靠了。连根穷从放射科出来的时候,带出了雪儿的片子。他拿着片子对着窗子看了看,对雪儿说,我听医生说没事的。走我们再让那大夫看看去。他扶起雪儿,雪儿感觉现在的腿并不像刚才那样的疼了,他扶着她又一次的走进了骨科,那位大夫看了看片子,说没事的,回家养一养就好了。这几天注意一些,不要做剧烈的活动,每天出去散步的时间不要太长。大夫嘱咐出生句后,他们就从骨科的诊室里出来了。

  她长长的出了口气说,我真担心,怕自己的腿给摔断了。摔断了以后该怎么呢?他笑了笑说你以为你是纸糊的人呢,那么的不经摔得,没事的。在老家,我记得小时候有个人从房上摔下来又掉进菜窑里也没事呢。况且你只是平摔了一跤,那会有什么事情,年轻轻的。她看了他一眼说,我只是担心。从诊室出来,连根穷没的搀扶雪儿,雪儿也能走路了,走到挂号的窗口前,雪儿说,等一下,你怎么没有扶我?他看着她,她一下笑了说,看来真的没事。呵呵,刚才还疼的要命呢,人真的说不清楚是结实还是脆弱。哎,你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饭好吗?回了家我把治疗费还给你。

你说一饭我就有些饿了,走吧,我请你吃吧。

那不行!

我们还争什么啊,你的孩子还在车上呢。

嗯。

走出医院的大门,他们向停车的位子走去。车就停在了那里,可是他们来回走了两趟也没有找见他们的车。雪儿的头一下子就大了,北北,她叫着,北北呢?我的孩子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